楚天金報訊 圖為:龍永圖近照
  文圖/本報記者趙貝 駐京記者梁敉靜發自北京
  龍永圖是中國復關、入世的功勛人物。
  2001年11月,中國成功加入了世貿組織。作為中國入世首席談判代表的龍永圖,以他的自信、果敢、從容與睿智,贏得了世界的尊敬。
  入世12年來,中國的經濟總量從2001年的9.59萬億元,增至2012年的51.93萬億元,世界排名也在2011年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開放帶來的效益,顯而易見,這其中,龍永圖功不可沒。
  2003年,從外經貿部副部長位置上退下來以後,龍永圖卸去了官員的身份,在非政府性質的國際經濟組織中活動,繼續為中國的開放、改革奔走。
  10年來,從博鰲亞洲論壇秘書長,到現在的二十國集團研究中心秘書長,龍永圖一直在開放、改革、發展的語境下釋放自己的智慧。
  12年後再憶入世路
  當年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12月以來,龍永圖頻繁出現在各大“經濟年會”和“經濟論壇”,談話內容也一直是國際貿易範疇。
  16日的網易經濟學家年會,主題是“重建改革邏輯”,龍永圖在會上作了主旨為“上海自貿區推行貿易便利化”的演講。
  “我們對於很多問題的立場都應該重新反思,重新確立我們的立場……這樣我們在觀念上有了新的轉變,在思想上有了新的解放……這就像我們當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一樣,看起來我們正在承受巨大的壓力,看起來我們是有很多不可逾越的困難和障礙需要剋服。但是事情過去以後,回頭一看,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我們做了,所以我們贏得了中國入世以後黃金十年的發展。”事隔12年,龍永圖仍然保持著“當年入世”時的膽略,並以此為參考,暢言當下。
  毫無疑問,入世也是中國改革開放和國家發展的關鍵節點和重要事件,入世是龍永圖人生中濃墨重彩的一筆,龍永圖在關鍵時候促成了這個關鍵成果,因此也註定會成為“關鍵人物”。對於入世的理解,龍永圖比別人更深。
  “1971年底,聯合國恢復了中國在聯合國的合法席位以後,當時關貿總協定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在政治層面上它要服從聯合國大會的決定。經過部門的研究,覺得關貿是個富人俱樂部,我們就不一定參加了。”龍永圖說,在復關這件事情上,因為當時的國內形勢,中國遺憾地錯過了,但後來中國沒有放過任何一次機會。
  龍永圖認為,中國復關、入世15年的談判,有三個重要節點,第一個是1986年的決定復關,這是中國貿易體制發生變化的時期;第二個節點是1992年10月,黨的十四大確立市場經濟的問題;第三個節點就是1999年的11月份和美國的談判。中國入世大致也有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花六年時間談市場經濟,這個問題是小平同志的決策解決的;第二階段從1993年到1999年,又花六年的時間談開放市場,這是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第三代領導集體作的決策;第三個階段從1999年到2001年是掃尾階段,完成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多邊文件的起草和批准問題。
  入世以後的中國,在經濟發展和改革推進方面的成就,有目共睹。
  “越級”致電朱鎔基
  對後果感到極度的不安
  十幾年前,有一張照片讓全世界疑惑不解。在中美談判達成協議時,現場所有人都興高采烈,只有龍永圖的表情異常凝重,與照片的整體格調形成強烈反差。事後許多年,龍永圖才向媒體和公眾解密那最緊張的一天。
  那張照片拍攝於1999年11月15日,中美談判的最後一天,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朱鎔基突然出現在外經貿部的會議室,直接與美方談判。
  這是許多人始料未及的。
  據龍永圖回憶,1999年11月14日下午,中美談判瀕臨崩盤。直到當天晚上11時多,談判才出現轉機,15日凌晨4時,龍永圖與美方代表各帶幾個人,臨時加了一個“小班”。在這次會談中,龍永圖發現了一個重要的信號。當時,美國談判代表團提議,把這些年達成的幾百頁協議逐一地校對,嚴謹到協議的每一個標點。龍永圖意識到,美方確實有簽署協議的願望,而不是僅僅在口頭上說說。
  “應該給最高決策層傳遞這一重要的信息”。 隨後,龍永圖撥通了一個重要的電話,直接打給了朱鎔基。
  龍永圖說,無論談成與談不成,他都已在重大事件的處理上,“越級”向總理彙報,確有不妥。儘管他在決定打這個電話之前已經想清楚了後果,但還是憂慮不已。所以,在簽字結束後的那張照片里,他無法掩飾心中的忐忑,對於之後可能出現的後果,也感到極度的不安。
  對於為何不按照程序操作,不層層彙報,而是採取越級的做法,龍永圖至今不願道明其中原因。他只是說:“如果我們失去了這次機會,可能中國入世的談判,特別是和美國的談判將會再拖好幾年。”
  而關於入世協議第十五條議定書的巨大讓步,由於規定了“對不能證明其生產經營在市場條件下進行的中國企業採取特殊的價格比較標準”,導致部分中國企業在應對反傾銷、反補貼等國際貿易爭端中處於被動地位。這一條款日後又被誤讀為“中國被認定為非市場經濟國家”,由此招來一些批評之聲。作為入世首席談判代表,龍永圖在被贊為“入世功臣”的同時也飽受爭議。
  從世貿說到自貿區
  退休10年仍心系改革
  中國入世談判成功以後,龍永圖已近六旬。2003年,他從外經貿部副部長的位置上退休,然後任博鰲亞洲論壇的秘書長,2010年從“博鰲”退下來,又擔任二十國集團研究中心秘書長。
  在博鰲亞洲論壇這個非官方、非盈利性的世界經濟組織,脫離了官員身份的龍永圖,更輕鬆豁達地為中國的開放、改革、發展奔走,成了一個典型的社會活動家。
  卸任博鰲的龍永圖,很快又有了一個“二十國集團研究中心秘書長”的新身份。談及這個身份,龍永圖說,他一輩子都在接觸新興事物,二十國集團的出現,可能成為將來全世界最重要的一個國際經濟合作平臺。
  16日的網易經濟學家年會就在北京國貿舉行,而龍永圖的辦公室也就在國貿樓上。當天下午1時30分,龍永圖從辦公室出來,便進入了年會的論壇現場。這個70歲的老人看上去精神矍鑠,目光銳利,沒有安保跟隨,只有一個秘書帶路。
  當天的主題演講,龍永圖作了一個有關上海自貿區的專題報告。他說:“自貿區的重心應該放在怎麼促進貿易便利化上,怎樣加快我們的製造業優勢,怎麼樣減低我們製造業的製造成本和提高我們出口的附加值。”
  龍永圖還表示,中國要在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框架之下,加強實施貿易區戰略,先行準備,掌握主動,從現在起就要參加一批高質量的自貿區的談判,只有這樣,中國才可能在全球貿易規則體制的談判和變化當中掌握主動權,更有力地推動改革開放和發展。
  (原標題:中國入世功臣龍永圖退休10年仍心系改革)
創作者介紹

phoebus

vu87vuhg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